当前位置 :主页 > 百搭 >

资讯中心

并不断有好心人表示愿意帮助他们
* 来源 :http://www.bowin88.cn * 作者 : 广东省雷州市蹲父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bowin88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6-16 01:38 * 浏览 :

丽都广场的“住井人”成了近日的新闻焦点。报道刊发后,井口被封,其中一名“住井人”王秀青因媒体报道获得好心人的救助,但其他的“住井人”自从报道之后就销声匿迹。有人希望能找到他们给予帮助,有人却称他们并非所称的“拾荒者”,而是乞讨者,自己不愿受救助。

全友芝称,自己有时也来这边捡废品,但居民对她的印象并不深刻。

居民回忆 行乞方式不同误以为老人病怏怏

城管说法去年还救助过他们自愿离开

新闻回放 媒体曝光后“住井人”命运被改变

“这个白头发老头平时就在门口台阶下边拉二胡边乞讨。”常在凯德mall望京店购物的居民看到背着把二胡的张胜利老人的照片,一眼就认了出来。居民称,老人经常闭着眼拉二胡“卖艺行乞”,常令人误以为其是盲人。

12月5日晚11时许,多家媒体在丽都广场南门西侧的绿地上遇到了全友芝等“住井人”,次日上午10时许,此处的12口住人井便被封死。

记者寻访 多人称老人常在街头行乞

12月5日,这三位住井老人接受媒体采访,之后便消失了。摄/法制晚报记者刘畅

谈起这些,一位保安称,几人都来自河南商丘,都是“要饭”的,经常把要来的钱寄回家。但自从媒体报道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。

保安证实 他们都是乞讨者

丽都公园北门的保安室对面不到20米,就是全友芝、朱运蓝和刘永仓三位老人住的井,这里的保安与他们相识多年,彼此熟悉。

但从12月6日至今天上午,其他几名住井老人一直没有回来过。许多市民都十分担心他们,并不断有好心人表示愿意帮助他们,甚至提出为他们租房过冬。

朱运蓝也如此表示,称他们常在朝阳区望京的里外里写字楼、凯德mall等周边捡拾瓶子等废品。只有张胜利老人表示,自己会拉二胡给“别人”看,每天中午吃饭,一般花十七八元或二十元,每天还能剩下八九十元。

刘永仓是全友芝嘴中经常打骂自己的老伴,但有居民称,曾见过他与朱运蓝搭档,两人中的一个或躺或跪在垫子上,另一人或磕头或点头,两人合作向路人行乞。有时,刘永仓也单独行乞,在附近走来走去。

对于这样的问题,望京城管大队高队长表示,即便几名老人是乞讨者,但他们明确表示自己不需要被救助的前提下,政府也不能强行为其提供帮助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外“流浪”却不能让他们接受帮助。

为找到四位老人,记者几日内多次带着几位老人的照片,来到望京寻找,但未果。

好在“洗车工”王秀青在媒体的帮助下有了更好的未来,北京某高校表示愿意给他提供工作,包食宿月薪三至四千元,朝阳区慈善、民政部门也积极与怀柔区联系,积极对他开展救助和安排就业等相关事宜。

虽然记者一再强调,朱运蓝本人身体硬朗,走路说话都很快,但居民还是非常确定,她就是那个平时看上去病怏怏、动都动不了、瘫坐一团的“行乞老太”。

在望京凯德mall望京店和福码大厦周边,保安、黑车司机、报刊亭老板和不少住在附近的居民都明确表示,四名老人中有三人经常在附近乞讨,但最近几天没再出现。

除了张胜利,朱运蓝和她的垫子也被人一眼认出。“她就是那个蒙着头巾,经常跪在垫子上一直把头磕在地上,等着人给她钱的老太太。”居民们称,她与张胜利算是“邻居”,平日也在凯德mall至福码大厦门前的台阶下行乞,两人经常一南一北,很少挨着。朱运蓝偶尔也到路上向等红灯的过往车挨个要钱。

“去年春天还去过朝阳区楼梓庄那个救助站(朝阳区救助站),不好。”全友芝称,每年相关部门都会联合检查,以不安全为由让他们离开,但他们总是想尽办法回来,“因为那里老是吃不上,饭也不好”。

全友芝老人表示,自己靠捡瓶子为生,虽然一天只能挣十几元,但足够吃饭能养活自己,也因此坚决不麻烦别人,既不想靠社会救助,也不会乞讨要钱。她还表示,自己的老伴和其他几位老乡,跟自己一样,都是这样的拾荒者。

接受采访时,这几名老人自称名叫全友芝(音)、张胜利(音)、朱运蓝(音)、刘永仓(音)。

上一篇:黄金珠宝、化妆品全面动销 下一篇:没有了